关灯
护眼
字体:

607【墨家子乎?】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笔趣阁www.adbqg.com,最快更新梦回大明春最新章节!

豹房,花园。
    
    王渊与朱载堻对坐,顾太后居中旁听。
    
    石桌上,不仅摆着果盘、瓜子和黄酒,还摆着一份金罍发回的奏疏及附件(详细奏章,一般以揭帖为附件)。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看完附件上那些查案内容,不由疑惑道:“老师,为何孔圣子孙,竟这么多污秽之辈?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反问:“陛下,历朝历代为何亡国?”
    
    这是王渊的教育方式,从不给朱载堻说教,而是引导朱载堻自己思考。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说:“便是龙子龙孙,也难免昏庸无能。连续出几个昏君,吏治又一直败坏,百姓自然揭竿而起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说道:“历代亡国,无非几个原因,外族入侵并非主要问题。第一,便是陛下所言,难免出几个昏君,因为皇帝不是考试考出来的,嫡长子就能继承皇位;第二,一个朝代维持得越久,世家大族就兼并土地越严重,小民无立锥之地,遇到天灾便要搏命造反;其三,便是吏治问题。国初所立制度,到了王朝末年被破坏殆尽,什么法制都可以被钻空子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问:“这跟曲阜孔氏有何关系?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说道:“从唐朝开始,孔家在曲阜就如同小朝廷。朝廷有三省六部,孔家有三堂六厅,曲阜知县只是孔家的外派属官。因此,孔氏之兴衰,也可用朝代兴衰来比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说:“请先生明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笑道:“孔家掌握曲阜的生杀大权,土地自然越积越多,百姓多为其奴仆、佃户。朝廷的吏治都会慢慢败坏,曲阜孔家的吏治怎可能清明?龙子龙孙都有可能昏庸,衍圣公又怎能一直贤明?但是,王朝会覆灭,孔家却不会。曲阜百姓揭竿而起,自有朝廷去平乱。外敌杀来,孔家只需俯首称臣,便能一直作威作福。陛下,一个朝代历时数百年,都会变得腐败不堪。孔家就是个延续千年的小朝廷,该腐败到何等程度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朱载堻豁然明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王渊又说:“朝廷若是腐败了,有贤臣变法续命,这相当于治病。若大臣的医术不好,百姓造反改朝换代,相当于下猛药,新朝廷便清明起来。而孔家这个小朝廷,是不用喝药的,一个病了千年的老人,里里外外、五脏六腑都烂透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拍手赞道:“先生论事总是这般明白透彻。孔家这个病人,该如何医治?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说道:“改曲阜知县为流官担任,收回孔家对族人和仆役的逮捕、审判之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朱载堻说:“正好曲阜知县有罪,便趁机派一个流官过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王渊摇头:“不着急,可继续让孔氏族人做知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刚刚换了孔氏族长,现在又换曲阜知县,一切都按规矩办事,不给任何人质疑的机会。
    
    甚至,新任曲阜知县,都让代理衍圣公的孔闻礼来任命!
    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曲阜,大理寺办案临时衙门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个孔氏子弟冲进来,举着诉状跪伏道:“在下有冤!”
    
    金罍问道:“有何冤屈,且呈上诉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那人把诉状交给大理寺官员的同时,说道:“正德七年,刘六刘七余孽席卷曲阜,乱兵过境之后,主宗趁机侵占田产。我家靠河的四十多亩上好田地,悉数被孔弘睿(新任知县)及其弟霸占。吾母前去理论,竟遭其家奴殴打羞辱,母亲回家第二日便伤重而死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金罍随手翻了一下诉状,问道:“二十年前的事,为何现在才来报官?”
    
    那人说:“孔氏族人有任何案子,都是先去衍圣公府,由衍圣公派人处理。孔弘睿在族中有权有势,而我家只有孤儿寡母,家父和大哥皆被刘六刘七的乱军所杀,如何能争得过他们?”
    
    曲阜孔氏繁衍了一大堆子孙,很多孔家子弟跟普通百姓没啥区别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个案子很明显,就是乱军杀了此人的父亲和大哥,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。正好那几十亩全是靠河的好田,又紧挨着孔弘睿的田产,于是孔弘睿欺负人家孤儿寡母,吞了这几十亩跟自家田地连成一片。
    
    就如王渊所说,孔家由里到外都烂透了,很多时候衍圣公都不能做主。
    
    清代有一个案子,衍圣公与曲阜知县杠起来,孔家人自己打孔家人。那位衍圣公竟然非常正直,成年嗣爵之后,想要惩治作恶的曲阜知县,结果斗到朝廷都无济于事,反而被族人勾结起来泼脏水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位年轻正直的衍圣公,三十岁不到就死了,而且死得不明不白。
    
    在那个位子上,就算你不作恶,也不能阻止族人作恶,否则衍圣公就当不下去!
    
    被王渊废掉的衍圣公孔闻韶,其实也没怎么作恶,他就喜欢喝酒玩女人而已。但是,他身边的族人,却一个个犹如豺狼虎豹。
    
    金罍问道:“你状告新任曲阜知县,可有人证物证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有,”那人掏出几张地契,“此为田契,在下一直藏着。家母被殴打致死,也有十多人亲眼所见。孔弘睿不仅霸占我家田产,还趁着乱兵过境,霸占了附近上千亩田产!不论是孔氏子弟,还是普通百姓的田产,只要靠着他家的地,都被他强行霸占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金罍收下田契,对伍廉德说:“伍指挥,有劳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伍廉德立即调遣锦衣卫,带着此人去查访案情。只几天时间,就查得明明白白,人证物证俱在,新任知县孔弘睿有口难辨。其中最严重的一个罪名,是纵奴行凶,殴杀人命六条!
    
    这知县上任不足二十天,就被大理寺卿金罍弹劾,押送京城前往刑部复审。
    
    知县已经换了两个,朝廷又让孔闻礼继续任命知县。
    
    第三个知县叫孔弘祯,干了大概二十天,再次被金罍送去刑部复审。
    
    金罍来到孔府,对孔闻礼说:“孔博士,真不凑巧,又有人状告知县,已经押送去刑部审理。请孔博士不吝辛劳,再任命一位知县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礼脸色非常难看,黑着脸说:“一时之间,也难找到合适之人,且容我再慢慢挑选。”
    
    金罍怒道:“一县父母,怎能空缺,曲阜万民正翘首以盼呢!”
    
    一脸被罢免三个知县,全都送去刑部复审,孔闻礼的心腹们哪还敢接任?
    
    无奈之下,孔闻礼只能随便任命一个年轻族人,是那种以前无权作恶的普通孔家子弟。
    
    这下金罍该没办法了吧,等金罍离开之后,孔闻礼再换知县便是,反正曲阜的父母官必须掌握在孔家手中。
    
    面对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知县,金罍让其背诵《论语》,此人竟然支支吾吾,只能背诵前面几句。
    
    金罍立即上疏弹劾,不但请求罢免知县,还弹劾孔闻礼识人不明,竟然任命一个连《论语》都不会的人做知县。
    
    于是,第四任知县被罢免,孔闻礼被剥夺代理衍圣公的权力,由他的一个族叔代理衍圣公。
    
    新任代理衍圣公,第一件事,就是被金罍请去推荐曲阜知县人选。
    
    那位老兄头疼欲裂,只能寻找没有作恶的年轻族人,让他们背诵四书五经。也不用背五经,能背诵《四书》就行,反正不能被金罍跳出漏洞。
    
    可枝繁叶茂的曲阜孔家,一时之间,竟找不出能把四书背完的族人!
    
    “服软吧,王二这是铁了心要治咱们孔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怎么服软?难道承认孔庙是咱们烧的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金罍抓着曲阜知县不放,恐是想改曲阜知县为流官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知县大权不能丢,否则孔家就完了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不然咋办?”
    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 半个月后,金罍弹劾新任代理衍圣公,说此人无才无能,连知县人选都拿不出。请求朝廷再次换人!
    
    于是,代理衍圣公又换人了。
    
    半年时间不到,衍圣公被夺爵,代理衍圣公换了两个,曲阜知县换了四个。
    
    而且不是朝廷横加刁难,每次都合情合法、有理有据。满朝文武看在眼里,便是再迂腐之人,都不敢站出来帮孔家说话,因为曲阜孔氏本身就成了一个笑话。
    
    再加上孔闻礼火烧孔庙,欺师灭祖,得罪太多读书人,曲阜孔氏已经人性尽丧。
    
    这种玩法,比直接举族流放都恐怖。你把孔家举族流放,说不定就有无数读书人跳出来,无视其火烧孔庙的罪行,强行洗白帮着孔家说话。
    
    现在嘛,软刀子割肉,不杀人只诛心。
    
    那把刀子一直不斩下去,却又始终悬在半空,让曲阜孔氏感觉永无宁日。
    
    孔闻韶、孔闻礼兄弟俩,枯坐于净室,全都精神萎靡。
    
    一个被废的衍圣公,一个被罢免的代理衍圣公,堪称难兄难弟。
    
    孔闻韶还是那样逼叨叨:“我就说了,不能惹王二,不能惹王二。胳膊拧不过大腿,人家是皇帝生父,还没有办法治你?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礼哭丧着脸:“我哪知道,此人竟如此阴险,做事完全不讲道理啊。在这么下去,我的五经博士都保不住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韶说:“反正我不管,我已经被夺爵了,只想安安稳稳过下半辈子,让我的儿子顺利袭爵衍圣公。你该去给王二请罪,请他放俺们孔家一马,否则这些下去无休无止!”
    
    “没法赔罪啊!”孔闻礼欲哭无泪。
    
    孔闻韶说:“把曲阜知县还给朝廷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礼道:“不能交出去,否则今后孔家就会被知县管着!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韶说:“强龙不压地头蛇,外面的流官来曲阜做知县,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听孔家的话?”
    
    孔闻礼默然。
    
    数日之后,第三任代理衍圣公,上疏请求朝廷派遣流官担任曲阜知县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